最新 热点 图文

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是这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

(来源:网站编辑 2017-12-08 01:59)
文章正文

当地时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他已要求美国务院启动美国驻以色列使馆的搬迁计划。据美媒报道,特朗普就此成为首位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美国总统,此举被认为是点燃了巴以冲突的火药桶。在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声中,以色列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欢迎。
  
历史的教训
  
阿克萨清真寺所在地同为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圣地,多年来一直是巴以冲突的焦点。流血冲突带来的经验教训恐怕是巴以人民都难以忘却的伤痛和经历。2000年,以色列前总理沙龙强行登上圣殿山,引发了第二次巴勒斯坦人起义和持续多年的巴以流血冲突。2015年9月,犹太教节日期间,犹太人极端团体试图在阿克萨清真寺大院内祈祷,引发新一轮巴以冲突。被认为是试图改变耶路撒冷圣地现状的举动引发了持刀袭击、车辆撞击和枪击事件。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为了表达对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不满,巴勒斯坦多个派系表示要组织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并呼吁将当地时间12月6日至8日定为“愤怒三日”,在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举行集会,可能会发生冲突。
  
那么,特朗普的决定是怎样酝酿出台的?据《新闻周刊》报道,这三个人可能塑造了特朗普对耶路撒冷问题的看法。
  
贾里德·库什纳
  
在特朗普任命女婿为白宫高级顾问后,库什纳穿梭于拉马拉和耶路撒冷之间,推动巴以双方达成和平协议是库什纳的主要任务之一。但对巴勒斯坦人来说,目前来看,这个和平协议的实现遥遥无期。
  
库什纳是一个与以色列关系密切的正统犹太人,路透社报道称库什纳曾向约旦河西岸的拜特埃勒内定居点捐献资金。有分析认为,库什纳的犹太人背景推动了犹太利益集团的活跃程度。
  
库什纳今年8月再次会见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知情人士告诉《以色列时报》,双方讨论了将美国大使馆搬迁“作为一系列问题中富有成效的一部分”。不过,作为代表美国协调中东问题的关键人物,库什纳似乎并不愿意抢岳父的风头,当有传闻说特朗普将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时,库什纳本月初在华盛顿的一个论坛上表示,“他(特朗普)还在考量诸多论据,一旦做出决定,他自己会向各位说明,不是由我。”


贾森·格林布拉特
  
与库什纳并肩作战的还有特朗普鲜为人知的国际谈判代表——贾森·格林布拉特。贾森·格林布拉特曾是特朗普的律师,也是一位与以色列关系密切的正统犹太人,曾在犹太教学校学习。贾森·格林布拉特撰写过一本关于以色列的书,他还经常穿梭于该地区进行外交活动,他不仅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会面,他还与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一起寻求解决长达几十年的冲突。
  
众所周知,特朗普把那些他信任的人放在了重要的位置上,而贾森·格林布拉特碰巧又是一个忠诚的人,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为特朗普工作。贾森·格林布拉特支持“两国方案”,但他重申,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并不是促成巴以和平的障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一直在约旦河西岸具有管辖争议。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国际法并不认可这些定居点的合法性,这些定居点也是阻碍巴以和谈的一大障碍。

特朗普的国际谈判特别代表贾森·格林布拉特(左)和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右)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贾森·格林布拉特8月和库什纳一同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双方讨论了搬迁美国大使馆的可能性。贾森·格林布拉特和库什纳都在制定中东和平计划,其中大部分工作仍然保密。

 


戴维·弗里德曼
  
和库什纳还有贾森·格林布拉特一样,戴维·弗里德曼也是一位正统犹太教徒,在这三人中,戴维·弗里德曼可能与以色列关系最为密切。
  
戴维·弗里德曼曾经是特朗普的律师。值得注意的是,戴维·弗里德曼曾经领导过“美国伯特利之友基金会”(American Friends of Beit El foundation),据报道,该基金与约旦河西岸建立定居点有关。
  
2016年12月,候任总统特朗普提名律师戴维·弗里德曼出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当时,巴勒斯坦人担心特朗普选择戴维·弗里德曼是一种不祥的预兆。今年5月,戴维·弗里德曼以大使身份参加第三次中东战争50周年的纪念活动(以色列方面称为六日战争),这是美国大使首次参加此类活动,引发外交风波。
  
据报道,戴维·弗里德曼此前曾表示过,搬迁大使馆不是一道是非题,而是关于“什么时候”的问题,与白宫发言人的表态一致。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左)和美国驻以色列大使戴维·弗里德曼(右)


因此,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可能不仅是向民众兑现竞选承诺,而且还是向他的伙伴和朋友兑现承诺。越来越清晰的是,戴维·弗里德曼将决定一个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合适的时机建立位于耶路撒冷的美国大使馆。
  
犹太民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或许也是人类历史上命运最悲惨的一个民族。以色列著名的专栏作家,中东问题专家阿里·沙维特在《我的应许之地:以色列的荣耀与悲情》中写道: “在1897年之前的千年里,正是得益于伟大的上帝和伟大的犹太人聚居区,犹太民族才得以绵延生息。犹太人没有领地,没有国家,他们也没有所谓的自由原则和国家主权原则;是宗教信仰、宗教仪式、强大的宗教故事以及周遭外邦人砌筑的隔离高墙,使他们相偎成一个民族,代代相传。”或许散居在世界各地的生活背景现在反而成为了犹太人的优势,他们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成长,说着各种语言的他们现在可以去面对不同国家的代表。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